K

《一家人》小剧场

小剧场——早已看透一切的白夫人◝(⑅•ᴗ•⑅)◜..°♡

某日,闲来无事听相公弹琴的陆雪儿就见一只胖胖的鸽子扑腾过来,顺手拆开信件,呵呵笑了两声。白夏抚完一曲,看到媳妇笑的一脸满足表情,好奇地拿过信来看。
原来是白玉堂寄信来,将陆天寒和夭长天的事简述了一遍。看完后,白夏一脸震惊的看向陆雪儿,问道:“两位老爷子……在……一起了?”
陆雪儿一脸淡定的回答:“咱儿子都寄信来了,肯定定下来了啊!”
白夏:“=0=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
陆雪儿舀了一勺桌上的红枣银耳羹,理所当然地说:“不吃惊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不叫夭老爷子舅舅啊!”
白夏:“=0=”我以为你只是单纯的不待见他。
……
黑风城内,看了白夏回信的众人,连连感慨:陆雪儿看人(尤其是怪胎)的眼光果然厉害啊,哈哈。


小剧场——没救了的小良子

某日,赵普拉过刚洗完澡又蹦蹦跳跳的小良子,一脸认真的问他:“小子,那天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众人听赵普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也聚拢了过来。小良子想都不想就答道:“因为我以前看过啊。”
众人“=0=”
白玉堂不耻下问到:“看过?”
“对啊,我爹娘也是那样,每次房间里都整齐得很刻意~”小良子一脸自豪的说道。
众人:“……”决定还是不要再问下去了。

《一家人》(完结)

有些话痨:完结啦,感谢各位看文的小伙伴喵~第一次发文内心还是很忐忑的,多谢大家包涵(๑‾ ꇴ ‾๑)

其实有个人(妖王除外)早已看穿了结局,不一定在我的文中粗线但在龙图和黑风城绝对粗线过,有木有小伙伴来猜一猜哈。明天的小剧场见分晓,嘻嘻嘻~

【十】
第二天,夭长天悠悠醒来,看到身边睡着安稳的陆天寒,微微一笑,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溜达进院子,才发觉已接近晌午。夭长天边洗漱边感慨:“陆天寒那冰棍作息规律的跟个人形闹钟似的,估计很久没睡到这么晚了!”想着还心情很好的哼了两句~
忽然,夭长天望着远方一棵树的方向,眼睛一眯,一闪没影了。此时蹲在树上正眉来眼去讨论着“夭长天心情不错,不知道外公怎么样了”结果一不小心没控制好气息的鼠猫二人,就被白鬼王跟提了两只小鸡仔似的放到了地上。夭长天瞅了瞅四周,撇嘴——那意思出来呗,藏什么藏。就见一众人都陆陆续续的聚到了院子里,九王爷边走边感慨:谈情误事啊!谈情误事啊!
其实众人一早上已经怀着好奇借着送早饭,送衣服,送水,打扫卫生……各种理由来来回回路过了很多回了,奈何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又不能打扰到老爷子们休息,所以,众人只好采用了最后的方法——偷窥。这偷窥还得偷窥的有技术含量,被屋里俩高手发现的可能性太大了。所以,会武功的,就离的稍远隐藏气息,注意着,而不会武功的,就继续各种路过……
夭长天也是无语……让公孙进去瞅瞅那冰棍还有没有事,心里不禁想黑风城每天都这么闲吗?然而忙了一晚上的夭长天也懒得纠结这些,正好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刚准备闪人弄点吃的。就听屋里传来一声清脆的童音:“哎呀,师公,你不能提起裤子不认账啊!唔——”就见天尊和殷侯眼疾手快一人一边拽住了夭长天。众人一脸惊骇地瞅着白鬼王,那意思——不会吧,你……同时在脑海中丢给了小良子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
夭长天更无语了,心说,这都什么事儿啊……一定要反击回去,就冲屋里喊道:“陆天寒,你是不是对我妹纸不好啊,不然她怎么还想着反攻啊……”
“噗——”薛烬刚喝了口小酒准备看热闹,就喷了,这都什么脑回路啊,小的不靠谱老的更奇葩。赵普打量了他师父许久,张了张嘴:“师父,不要岔开话题!”
夭长天微微一愣,立马义正言辞的替自己辩解道:“没有!”
“那你打算去干嘛?”赵普狐疑地问道。
“买菜!”白鬼王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
“噗——”薛烬决定改掉这个坚持了多年的习惯,毕竟:珍爱生命,不在奇葩说话时喝酒。看着笑得东倒西歪的众人,白鬼王撇了撇嘴,决定不跟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计较。就听屋内传来了陆天寒的声音:“嗯,清淡点,不要太油。”
众人:“=0=”
夭长天点了点头,对呆住了的白玉堂和展昭说:“不进去看看你们外公?担心了那么久了!”顺手拽过赵普示意自己徒弟带路。赵普一路上都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夭长天,心说,“我师父怎么也变画风了,莫非是也个假的。”伸手拍了拍自己混乱的脑子,转念又想,连白玉堂他外公的画风都不太一样了,好像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夭长天好笑的看着跟小时候一样犯起混来拍自己脑袋的赵普,疑惑的看着陆陆续续走过跟赵普打招呼的将士们,问赵普:“军营里有菜场?”
赵普沉默了片刻,认真的说道:“不,军营里有厨房。”
“……”
殷幽幽刚刚忙完军营小伙子们的午饭,就见自家元帅带着老爷子走进了厨房,颇为不解的看着赵普。赵普对他也是客气,麻烦他做几个清淡点的菜,殷幽幽还有些犯难,范围太广,这怎么做?就听赵普问夭长天:“你知道陆前辈的喜好不?点几个。”
殷幽幽了然,望向老爷子,就听老爷子来了一句:“不用,我来!”目瞪口呆的望向赵普。赵普也一直没搞明白他师父是不是在开玩笑,忍不住问道:“师父,你真会做菜啊。”
夭长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的傻徒弟一眼,说道:“我可是有妹子的人……”赵普刚想吐槽两句,有妹子怎么了,霖夜火也有妹子照样厨艺白痴啊,就被夭长天娴熟的动作吓住了——真会做菜啊……一旁的军营主厨连连感慨,老爷子连做饭都会啊,果然人不可貌相啊。于是在赵普活见鬼了及殷幽幽活久见系列的表情注视下,夭长天完成了从卖相到香味都无可挑剔的午饭制作。小心翼翼的打包好,夭长天戳了戳正在重塑三观的徒弟,示意走了。
师徒二人回到陆天寒的住所,屋里的众人就闻到一阵香味。“鲈鱼——清蒸的,呵,好香!”展昭不负众望的报出了一串菜名:“豆腐羹放了香菜,金针菇炒鸡蛋……”陆天寒听得一挑眉,甚是满意。而当南侠客发现这么美味的菜竟然只有夭长天和陆天寒两人份的时候,展大侠毅然决然的弃俩位老爷子而去,直奔黑风城太白居:太气人了,亏猫爷担心你们那么久,居然吃饭都没有猫爷的份!其他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夭长天两眼,也冲出去了。干嘛?饿啊!
夭长天倒是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反正有他徒弟打发。将饭菜盛好,夭长天看着坐在桌前发呆的陆天寒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摸了摸陆天寒的脑袋,说道:“发什么呆啊,我妹子我带大的,手艺自然随我。受了次伤都不会吃饭啦,要我喂吗?”
陆天寒不给面子的白了他一眼,将夭长天按到桌子旁坐好,才开始认真的吃饭。夭长天吃了几口便打量起了这个自己原先因为种种原因看不顺眼却越来越心疼如今终于可以靠近的男人。陆天寒心满意足的吃完饭,就听夭长天问道:“下午有什么打算?”
“洗澡。”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我帮你吧。在肩伤没完全好之前,你别乱动。”
“……好。”犹豫片刻后陆天寒收下了夭长天的好意。只是当他看到夭长天上手的如此之快,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夭长天:做饭是带妹子练出来的,那洗澡什么也会这么熟练啊……帮妹子洗么=_=
乘陆天寒发呆之际,夭长天抱住了他,陆天寒一惊,心说,要死,大白天的你要干嘛,就听夭长天说道:“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家人,说都不准说你脏,包括你自己!”陆天寒一愣,原来他还在纠结这件事,安抚性的拍了拍夭长天的背,回答道:“嗯。”最终,陆天寒还是没忍住心中的疑惑,不解的问夭长天:“你怎么照顾我洗澡这么熟练?”
就见夭长天想起来什么很好玩的事情一样玩味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天寒。陆天寒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脸色一沉,夭长天感受到一股寒气,再看,好么,差点成冰镇浴了。赶紧边擦着陆天寒身上的水,边解释道:“你真当你酒品很好吗?每年她祭日的时候你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酒,就到最后你自己还记得你成什么样了吗?”
陆天寒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印象,只依稀记得有个很温暖的怀抱,让他安心,难道……见陆天寒若有所思的样子,夭长天继续说道:“我好不容易把你弄上床,帮你把一身酒气的衣服换了,你死活不肯睡,拽着我嚷着要洗澡……你还特别挑剔,一会儿说重了,一会儿嫌洗的不干净……”陆天寒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将陆天寒抱回床上,夭长天笑着反问他:“你说我这么熟练拜谁所赐?”
陆天寒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快烧起来了,下意识将头埋在了夭长天的胸口。夭长天好笑的看着他:“怎么,今天也喝多了?”
“嗯?”陆天寒闷闷的发出一声疑问:“我喝多了也这样?”
“嗯。”夭长天玩弄着陆天寒的灰发,说到:“就这样,搂着我,都不撒手。”
陆天寒抬起头与夭长天对视,戳了戳他:“再讲讲!”
“讲?讲什么?我还是你?”
“一起~”

——end——

卧槽,我突然发现我尽然没发《一家人》【五】━Σ(゚Д゚|||)━
我的天你们是怎么看的_(:3」∠)_

很抱歉,我依然没有炖出肉_(:3」∠)_
预计下一章完结

《一家人》【九】孤男寡男共处一室|ω・`)

夭长天就这么被推进了屋子,当他发现床上没人时,吓得一惊,只听传来了一“哗啦啦——”的水声,白鬼王才把他妹纸那颗心又放回了肚子里。夭长天默默望天:差点忘了,这位洁癖起来,也是没人拦得住的。

在努力让自己接受了眼前“为了救妹夫而要在她妹子的‘眼皮’底下与妹夫上床”的事实后,夭长天更拿不准的是陆天寒的态度:会看在妹子的面子上从了自己?可这是一种对两个人都很残忍的结果,自己那么一大只跟在陆天寒身后一百年也不是不存在的,谁都不是谁的替代品。

夭长天心疼过陆天寒吗?答案是肯定的。妖王给他夭长天换了一颗心,在岁月打磨的过程中,教会了他许多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东西——他才体会到那些原本他嗤之以鼻的东西原来如此强大到不容忽视。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陪陆天寒经历人生中的种种,夭长天能做的也只是在他开心时给他放坛酒庆祝庆祝,难过时给他放坛酒消消愁,能做的事情少之又少。想到这里,夭长天撇了撇嘴,什么都自己抗着真不可爱。

“嘶——”夭长天闻声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今天胡思乱想甚是频繁,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越过了屏风,就见陆天寒似乎动作幅度太大牵扯到了肩上的外伤,疼的直皱眉。

夭长天也是来气:“你在干嘛?弄湿了伤口怎么办,没见识过公孙的彪悍是么?”陆天寒被夭长天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回答:“脏。”

这下轮到夭长天愣住了,看着陆天寒身上搓得通红的皮肤,夭长天二话不说夺过了陆天寒手中的毛巾,检查了一下伤口确认没事之后,便轻轻的将陆天寒圈在了怀中,感觉到怀中之人的僵硬,夭长天顺毛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小心翼翼的将他抱出浴桶擦干身上的水放回了床上。

陆天寒意料之外的没有反抗,只是静静地看着夭长天一系列的动作,不禁有些失神:他以前就是这么照顾妹妹的么?难怪能宠出一个那么好性格的妹子,想到妻子,陆天寒盯着夭长天的胸口看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现在这个温柔细心的是夭长天的举动,还是她的举动……

见陆天寒看着自己的心发起了呆,夭长天恶劣的性子又上来了,就说到:“别看了,她躲起来了,估计是害羞了……”

“害羞了?”陆天寒微微不解,但不久就反应了过来,微微的偏过了头,避开了夭长天的目光。

夭长天一反常态的没有继续和陆天寒逗闷子,而是让他躺在一个舒服的位置,确定不会碰到他的肩伤后,认真的看着陆天寒的眼睛,说道:“我来帮你疗伤。”

陆天寒不解:“疗伤?”(OS:那你干嘛一会儿惆怅,一会儿不安,搞得我就像命不久矣一样,变脸很好玩吗?欺负我是面瘫么?) 就感觉夭长天俯在他的身上,在他耳边轻声说到:“别怕!”还未待陆天寒反应过来,嘴唇便被堵了个结实,带着试探又有一定侵略性,见被吻者似乎没有阻挡之意,便长驱直入,一吻下来,陆天寒感觉自己有些晕,心仿佛时隔多年又有了一丝丝的悸动,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夭长天在陆天寒面瘫的脸上看到了这么丰富的表情,不由得乐了,便逗他:“天寒,明明你是结了婚的人好么,为什么反应比我还纯情?”陆天寒瞪了他一眼,默默扭过脸去。看着陆天寒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似的,夭长天笑意更浓了,咬着陆天寒的耳根子说道:“你俩都这么害羞,新婚之夜是谁主动的……哎呀——”

陆天寒被压着行动不便,随手抄起身边的枕头就砸了过去,正准备够床头柜上的茶杯,就听夭长天说道:“呐,她很开心哦~”陆天寒动作一滞,下意识的伸手抚上了夭长天的胸口,那颗心的跳动频率快了很多,与自己差不多同步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当俩人双双达到高潮,夭长天的内力随之一并推入陆天寒的体内,逼得陆天寒将体内的毒素与乱窜的内力一并发泄了出来。

想到正事儿,夭长天一脸紧张的看着陆天寒的反应。只是此时的陆天寒一场翻云覆雨后,对他这个伤员外加老年人还是很累的,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的内力似乎在一点点的恢复,便安稳的睡了过去。夭长天也感受到了虽然微弱但一点点聚集的内力,也是安心了许多,认命的处理起来事后工作。



不,我一定要吐槽一下:
这个新武器真的不是云雀前辈的浮萍拐么━Σ(゚Д゚|||)━

少天太可爱了,我的天,完全被治愈了(*/ω\*)小周也要上线了呢(* ⁰̷̴͈꒨⁰̷̴͈)=͟͟͞͞➳💝想吃黄周粮啊_(:3」∠)_

《一家人》
日常碎碎念:小葬叔好萌啊啊啊,好萌啊啊啊,好想翻滚啊(*/ω\*)
【七】

陆天寒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类似于洞穴的地方,那老头正一寸一寸地抚摸着他的身体,口中还念到:“真美啊!这美丽的东西很快就会和我融为一体了……” 陆天寒感到一阵恶心,挣扎着想要逃脱老头的触碰,却发张自己浑身无力。

见陆天寒醒了,老头更加放肆地凑到了他的跟前,枯槁的手抚摸着陆天寒的脸颊,喃喃道:“你猜,你的好外孙会来救你么?一定会的吧,那时,我会得到一切我想要的东西——无论是钱、权、还是冰鱼族的秘密”老头癫狂的挥舞着双手,又突然转身用力地抱住陆天寒,含情脉脉地说道:“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你……”

陆天寒强行逼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道:“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嗯?”老头笑了笑,“这不就来了么,你猜鹿死谁手呢?哈哈哈——哈哈哈——”

陆天寒心一惊,当下自己不能使用内力,但直觉觉得来的应该并不是白玉堂他们,就听这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吼道:“放屁!”就见眼前的老头被狠狠地踹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同样一身黑袍,眼睛泛红,如同鬼魅般的夭长天轻轻的揽住了自己。陆天寒竟放下了提着的一颗心,靠在白鬼王身上睡了过去。

与这两人的安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外面夭长天一路走来,造成的人间地狱般的惨状——沿路的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都被白色的火焰包裹着,无声无息地燃烧殆尽。

在赶来的路上的众人感受到这股可怕的内力都吓了一跳,天尊和殷候倒抽了一口冷气,连忙运起内力护着身后三个小鬼。天尊直跳脚,嘟囔到:“谁惹那疯子发疯了!”

就见一个黑影略过,丢下了被烧得嗷嗷直叫的老头,拎起赵普,嘱咐道“赶紧准备个房间,把你家神医带来!”五人看了一眼前方一片狼藉的战场,料想也不可能有什么活口了,赵普摊手,招呼众人返回了黑风城。


第一次氪金留念,不为别的,只是值得!感谢那些全职带给我的~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一家人》

【六】

赵普拍了拍公孙,将小四子塞给他,把他们丢给了无沙大师,让邹良分散人马和狼群,围住林子。就见一干人不解的看着他,那表情像是在问“干啥呀?”

赵普望天,指了指那林子,说道:“进去找人啊!”

众人更傻眼了,公孙一把拉住他,说到:“你别乱来,不清楚林子里的情况,迷路了怎么办,被埋伏了怎么办……”就听公孙越说越急,字竹筒倒豆子似的往外头蹦。

赵普无奈的把他拖到无沙大师身边,开口道:“我师父留了标记!”众人刷的转脸看向准备进林子的天尊和殷候,两位老爷子点点头。白玉堂和展昭一个瞪天尊一个瞪殷候,磨牙:“不早说!”

天尊和殷候带着展昭、白玉堂和赵普进去寻人,留下无沙大师、霖夜火和一众官兵带在外边守着。修罗王和薛烬原本打算进去的,但又懒得跑,心想天尊、殷候、夭长天三个最能打的都在里面了,自己还去干嘛,就索性留在外面,照看着别有什么阴招暗算赵普的兵马。

不过,两位老爷子只是瞅着上次赵普被揪耳朵时有两个幸灾乐祸的小孩也在这呢,觉得逗逗他们肯定很好玩,看看是真想造反啊还是假想造反啊,就一人一个找乐子去了。

无沙大师逗着小四子和小良子瞄了一眼两人的动向,在心里直摇头,默默心疼了一下邹良和欧阳少征,继续和公孙聊天。